莫拉的雙生

莫拉的雙生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05/12
出版社:春天出版國際文化有限公司
作者:Gerritsen, Tess
页数:416
译者:陳宗琛
书名:莫拉的雙生
封面图片
莫拉的雙生
内容概要
  假如當初安娜的父母收養的是我,那麼現在,還能活著的,會是我嗎?  他站在坑口低頭看著她,眼神比冰還冷--  「這不是針對妳個人。我只是很想知道,一個人活活餓死,屍體腐爛,到最後變成一堆白骨,需要多久的時間……妳知道嗎?剛剛妳看到的那堆骨頭是一隻貓。我等了七個月……」  然後,他用木板把洞口封死,開始在上面堆石頭……  那一年,他十四歲。  四十五年後,麻州的女法醫莫拉?艾爾思回到家時,發現家門口全是警察。門口停著一輛車,車門上有三道爪痕,擋風玻璃上濺滿了血,而駕駛座上有一具屍體……死者竟然就是她自己……  泰絲.格里森是位極擅於描寫恐懼、人性黑暗,並且勇於挑戰爭議話題的一流作家。在本書中先以一段絕妙又帶有驚悚氛圍的事件作為開場,之後再以接連不斷的精采情節層層鋪敘出引人入勝的巧妙謎團,同時以細膩的人物角色帶領讀者一窺人性的各種層面。書中瀰漫著宛如推理小說般的懸疑氣氛,層次豐富的故事,從追查真相的過程中帶入主角心境的轉折,彷彿參與命運之神設計的一場殘酷遊戲,並將人性中脆弱與剛強、邪惡與善良等相對但非絕對的心理暗藏在流暢情節中。讀者幾乎無需費力就能融入故事之中,泰絲.格里森的文字具有強大吸引力,能夠使讀者朋友在不知不覺中一口氣讀完而不覺疲倦,在掩卷後依舊身陷其中,餘韻經久不散。
作者简介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史蒂芬.金談寫作》書單推薦作家,其著作為史蒂芬.金藏書必備  出版界競相邀請推薦的驚悚大師。國內已引進的《最後理論》、《貝塞尼家的姊妹》、《全球感染》……等書均不約而同邀請泰絲推薦,其地位可見一斑。  作品已譯成三十三國語言,全球銷量高達一千五百萬冊  《出版人週刊》盛讚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  出生於加州聖地牙哥。母親是第一代華人移民,擁有華裔血統的她從小就喜歡窩在電影院看驚悚片,因而培養出她對黑暗主題的興趣,並反映在她後來撰寫的小說中。格里森畢業於名校史丹佛大學,而後繼續深造,最後取得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學位,於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她繁忙的內科醫師生涯。  熱愛寫作的她,結婚生子後為了照顧兩個幼兒減少工作量,並開始嘗試寫作。  一九九五年對泰絲?格里森的寫作生涯是重要的轉捩點,在經紀人的鼓勵下,泰絲·格里森把自身的醫學背景寫進小說中,結果隔年出版的《貝納德的墮落》(Harvest)大受歡迎,讓「泰絲?格里森」這個名字首度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從此她專攻結合醫學和犯罪的醫學驚悚小說,迄今又出了十餘本書,本本暢銷,更創作出波士頓法醫Maura Isles和女警探 Jane Rizzoli連手辦案的系列小說。  然而伴隨著成名的後遺症來了,《貝納德的墮落》所描述的人體器官移植的黑市買賣,引發「美國器官移植協調人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ransplant Coordinators)的強烈反彈,這個組織嚴厲譴責小說中的情節,威嚇作者重寫不同的版本,並施壓派拉蒙公司不要將小說拍成電影,甚至反對格里森對『Harvest』的使用(『Harvest』一字在移植產業中,有器官移植之意)。然而泰絲·格里森卻對引發的眾多爭議不以為意。她表示︰「讀者要看醫學驚悚小說是因為他們想知道這個產業的內幕……我不是只想寫一個故事而已,我要讓讀者看到角色的內心,從中了解他們在乎什麼、害怕失去什麼。」  除了在紐約時報排行榜上獨領風騷以外,她的小說也是英國和德國小說排行榜的常客。她的小說《Vanish》不僅入圍愛倫坡獎,並且贏得了尼洛獎(Nero Award)的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殊榮(即將由春天出版發行);《The Surgeon》獲得瑞塔文學獎。媒體盛讚她的作品「心跳加快的閱讀樂趣」、「讓人提心吊膽的精采傑作」、「散文般精練的意境」、「令人心驚卻又獨闢蹊徑」,《出版人週刊》甚至封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泰絲·格里森目前全職寫作,與她的家人住在緬因州。
章节摘录
  那男孩子又在看她了。
十四歲的艾莉絲?羅絲是中學一年級的學生。
此刻,她面前的桌上有一張英文考卷。
她拚命集中精神想對付考卷上的十個題目,可是卻根本沒辦法專心,因為她滿腦子想的全是伊利亞。
她感覺得到那男孩在看她,感覺得到他的目光猶如一道光束照在她臉上,感覺得到臉頰上目光的熱力。
她知道自己一定是滿臉通紅。
專心點吧,艾莉絲!考卷是用油印機印的,而下一道題目沒印好,字跡有點模糊。
她瞇起眼睛,努力辨認題目寫了些什麼。
查爾斯.狄更斯通常都會根據角色的特質為書中的人物命名。
請試舉例,並說明某些名字為什麼適合某些特定的人物。
艾莉絲猛咬鉛筆,絞盡腦汁想答案,可是,偏偏他就坐在她隔壁那張桌子,坐得那麼近,她甚至聞得到他身上那種松香皂的氣味,還有燒木頭的煙味。
那就是男人味。
在這種情況下,她怎麼還有辦法思考呢?狄更斯,狄更斯。
有那個迷人的伊利亞.蘭克在旁邊盯著她看,誰還管什麼查爾斯.狄更斯,什麼尼可拉斯.尼克貝
,什麼中學一年級英文?老天,他真是帥呆了。
看那頭黑髮,看那雙藍眼睛,老天,那是大明星東尼.寇蒂斯
的眼睛。
第一次見到伊利亞那一剎那,她就有那種感覺:他簡直就是東尼.寇蒂斯的翻版。
東尼.寇蒂斯的照片是她在最喜歡的電影雜誌裡看到的,例如《當代電影》和《巨星畫報》。
她低下頭,滿頭金髮劃過臉滑到前面,那一剎那,她從髮絲的隙縫中偷瞄了旁邊一眼,沒想到正好對上他的目光。
他真的在看她。
那一剎那,她的心臟差點就從嘴裡跳出來。
他看她的那種眼神不像學校裡別的男生那樣充滿輕蔑。
那些壞男生老是會讓她覺得自己又笨又遲鈍。
他們老是聚在一起說一些荒腔走板的悄悄話,說得很小聲,她老是聽不清楚。
她知道他們一定是在說她的壞話,因為他們交頭接耳的時候,眼睛一直看著她。
就是那些臭男生在她的置物櫃上貼了一張母牛的照片。
偶爾她在走廊上和他們擦身而過,他們就會怪聲怪氣地學牛叫。
然而,伊利亞──他看她的那種眼神真的很不一樣。
他眼中彷彿有火焰在緩緩燃燒。
那是電影明星才有的眼神。
接著,她慢慢抬起頭來注視他。
這次,她已經不是從頭髮的隙縫間偷看他了,而是光明正大的和他四目相對。
他的考卷已經寫完了,反過來蓋在桌面上,鉛筆已經收到桌子裡面去了。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她被他那充滿魔力的目光盯得喘不過氣來。
他喜歡我。
我知道。
他喜歡我。
她抬起手摸摸喉嚨,然後再往下摸摸衣服最上面的釦子。
她的手指劃過皮膚,有一種溫溫熱熱的感覺。
她想到電影裡,東尼.寇蒂斯凝視著拉娜.透納,那種灼灼的眼神真的足以將人融化,足以令女孩子舌頭打結,兩腿癱軟。
她知道,當他露出那種眼神之後,接下來必然就是熱吻。
每次電影演到這裡,畫面就開始變模糊了。
為什麼老是這樣呢?為什麼就在你迫切想看的時候,畫面一定會變模糊呢……?「時間到了,各位同學!請把考卷交過來。
」這時候,艾莉絲才猛然回神。
她看看桌上那張字跡模糊的考卷,上面的題目還有一半還沒作答。
噢,慘了。
時間怎麼過那麼快?那些題目她都會寫,只要再多給她幾分鐘就行了……「艾莉絲,艾莉絲!」她猛一抬頭,看到梅莉維瑟老師站在她面前,朝她伸出手。
「妳沒聽到我剛剛說什麼嗎?時間到了,交卷了。
」「可是我──」「可是什麼?艾莉絲,妳的耳朵壞掉了,聽不清楚嗎?」梅莉維瑟老師一把搶走艾莉絲的考卷,然後沿著走道往後面去了。
雖然艾莉絲聽不清楚後面那幾個女生在嘀咕什麼,不過她知道她們一定是在說她壞話。
她轉頭一看,看到她們幾個湊在一起低著頭,手掩在嘴上,嘰嘰喳喳個沒完,聲音悶悶的。
艾莉絲心裡想:她們一定是在說:艾莉絲會讀唇語,所以千萬別讓她「看到」我們在說她壞話。
這時候,有幾個男生忽然指著她笑起來。
到底有什麼好笑?艾莉絲低頭一看,嚇了一大跳。
她看到最上面那顆鈕釦掉了,領口敞開著,露出一條大縫。
那一剎那,學校的鐘聲響起。
下課時間到了。
艾莉絲一把抓起書包,抱在胸前,匆匆忙忙跑出教室。
她根本不敢看任何人,不敢接觸別人的目光,只是低著頭拚命往前走,眼裡噙著淚水,暗暗哽咽。
她飛快衝進化妝室,把自己鎖在一間隔間裡。
後來,有幾個女生也進了化妝室,站在鏡子前面嘻哈笑鬧,梳妝打扮。
艾莉絲躲在門後面不敢出去。
她聞得到五花八門爭奇鬥豔的香水味,而且,每次一有人開門,她就感覺得到瞬間的空氣流動。
那都是些穿著全新套裝毛衣的天之驕女。
她們衣服上的鈕釦絕對不會掉,她們絕不會穿姊姊留下來的舊裙子,絕不會拿硬紙板當作鞋子的襯底。
趕快走,拜託妳們通通走開。
後來,化妝室的大門終於不再開來開去了。
艾莉絲把臉貼在隔間門上,豎起耳朵聆聽外面的動靜,看看化妝室裡還有沒有人。
接著,她從門縫裡偷瞄,發現鏡子前面已經沒有人了,這時候,她才偷偷溜出化妝室。
走廊空蕩蕩的。
大家都放學回家了。
再也不會有人來煩她。
她走著走著,聳起肩膀,一副自我防衛的模樣。
長長的走廊,兩邊是整排破破爛爛的置物櫃,牆上貼著海報。
那是萬聖節舞會的宣傳海報,時間就在兩個禮拜後。
當然,她是絕對不會去的,因為,就在上個禮拜,她參加了一場舞會,結果卻丟臉丟到家了,到現在都還心有餘悸。
也許,那將是她一輩子的夢魘。
當時,她站在牆邊當壁花,站了整整兩個鐘頭,心裡滿懷期待,巴望著有哪個男生會來邀她下舞池。
後來,好不容易有個男生過來了,可是,他並不是過來邀她跳舞的,而是突然彎腰吐在她鞋子上。
這輩子她再也不會參加舞會了。
她搬到這個小鎮來才不過兩個月,可是,她卻已經巴不得媽媽趕快把所有的家當打包起來,帶全家離開這個鬼地方。
去一個可以重新開始的地方,一個不受白眼和歧視的地方。
然而,她們始終找不到那個地方。
她走出學校大門。
秋天的陽光溫煦宜人。
她走到腳踏車前面,彎腰想把鎖打開。
她全神貫注地開鎖,根本沒有留意到後面有腳步聲。
後來,她感覺到一團陰影從臉上閃過,這才注意到伊利亞已經站在她旁邊了。
「嗨,艾莉絲。
」她立刻像彈簧一樣彈起來,那一剎那,腳踏車應聲翻倒在地上。
噢,老天,她簡直像個白癡。
她怎麼會笨手笨腳到這種地步?「考試題目很難吧?」他說得很慢,一字一句講得很清楚。
這是伊利亞另一個討人喜歡的地方。
他和另外那些男生不一樣,他講話總是咬字清晰,從來不會含混。
而且,他跟她講話的時候,一定會讓她看到他的嘴唇。
她心裡想:他知道我的祕密。
不過,他還是願意跟我交朋友。
「結果題目妳都寫完了嗎?」他問。
她彎下腰去把腳踏車扶起來。
「題目我會寫,只可惜時間不夠。
」接著,她扶著腳踏車站起來的時候,發覺他正盯著她的衣服。
他正盯著她衣服領口掉了鈕釦的地方。
她立刻漲紅了臉,兩手立刻抱住胸前。
「我身上有別針。
」他說。
「你說什麼?」他把手伸進口袋裡,掏出一根別針。
「我也常常掉鈕釦,滿糗的。
來,我幫妳把別針扣上去。
」他伸出手去碰她的衣服,那一剎那,她簡直不敢呼吸。
當他把手指伸進她衣服裡,幫她扣上別針的時候,她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
她心裡想:不知道他有沒有感覺到我的心跳?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他碰觸到我身上的時候,我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後來,他往後退了一步,這時候,她憋了好久的氣終於吐出來了。
她低頭看看衣服,發現領口已經被別針緊緊扣住了。
「怎麼樣,好一點了吧?」他問。
「噢,是啊!」說著,她停了一下,讓自己恢復平靜。
接著,她刻意用一種高貴優雅的口氣說:「謝謝你,伊利亞。
你真的好體貼。
」過了一會兒,忽然聽到幾隻烏鴉呱呱叫了幾聲。
頭頂上的樹枝點綴著片片黃葉,秋天的黃葉,乍看之下彷彿樹枝著火了。
「對了,艾莉絲,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他問。
「什麼事?」噢,妳這個笨蛋,怎麼會有這種豬頭反應呢?妳應該告訴他,可以!當然可以,伊利亞.蘭克,為了你,做什麼我都願意。
「我要做一個生物實驗,需要找個幫手,可是我又不知道能找誰幫忙。
」「什麼樣的實驗?」「我帶妳去看,不過,我們得先上山,先到我家那邊去。
」他家。
她從來沒去過男生家。
他把腳踏車從停車架上拉出來。
他的車看起來幾乎和她的一樣破爛,輪子的擋泥板都生鏽了,坐墊上的塑膠皮也剝落了。
看到他那輛舊腳踏車,她又更喜歡他了。
她心裡想,我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東尼.寇蒂斯和我。
他們先騎車到她家去。
她並沒有請他進去,因為,萬一讓他看到家裡那些破爛寒酸的家具,看到油漆剝落的牆壁,那實在太難為情了。
於是她一個人跑進去,把書包丟在廚房的餐桌上,然後就跑出來了。
很不幸的是,她弟弟的狗「巴迪」也跟在她後面跑出來了。
她才一跨出門,就看到一團黑白相間的模糊影子也跟著竄出來了。
「巴迪!」她叱喝了一聲。
「給我進去!」「牠看起來好像不會那麼乖乖聽話吧?」伊利亞說。
「因為牠是條笨狗。
巴迪!」那隻土狗回頭瞄了一眼,搖了幾下尾巴,然後就一溜煙沿著馬路跑掉了。
「噢,不管牠了。
」她說。
「玩夠了牠自己就會回家。
」說著,她跨上腳踏車。
「那麼,你家住哪裡?」「在山上的史凱林路那邊,妳去過嗎?」「沒有。
」「騎到山上那邊還滿遠的。
妳行嗎?」她點點頭。
為了你,做什麼我都願意。
於是,他們騎著腳踏車從她家出發。
她好渴望他等一下會在曼因街右轉,然後從「麥芽坊冷飲店」前面經過。
學校裡的小鬼放學之後總是喜歡在那裡鬼混,一邊啜著飲料,一邊在點唱機上點歌。
她心裡想︰只要經過店門口,他們就會看到我們一起騎腳踏車。
這樣一來,那些女生可有得扯了,不是嗎?鐵定會傳得滿城風雨。
艾莉絲和那個藍眼睛的伊利亞在一起耶!只可惜,他並沒有在曼因街右轉,而是轉向羅克斯路。
那條路上人煙稀少,幾乎沒有半棟房子,只有幾家公司的後圍牆,還有「海神魚罐頭工廠」的員工停車場。
噢,想那麼多幹嘛?現在她不是和他一起在騎腳踏車了嗎?兩個人離得好近,她甚至看得到他的大腿一伸一縮,看得到他的屁股在坐墊上扭來扭去。
他回頭瞄了她一眼,一頭黑髮迎風飄揚。
「妳還可以吧,艾莉絲?」「沒問題。
」但事實上,她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因為他們已經離開村鎮,開始騎上坡了。
伊利亞一定是因為每天都要爬坡騎上史凱林街,所以他已經習慣了。
他兩條腿運轉自如,簡直就像強力引擎活塞。
但她可就沒那麼輕鬆了。
她拚了命猛踩踏板,氣喘如牛。
這時候,她猛然瞥見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她轉頭一看,看到巴迪竟然跟在他們後面跑過來了。
牠一路追趕他們,好像也跑累了,舌頭垂掛在嘴巴外面。
「回去!」「妳說什麼?」伊利亞回頭瞥了一眼。
「又是那隻笨狗。
」她喘著氣說。
「牠就是死纏著我們不放。
牠會──會迷路的。
」她狠狠瞪了巴迪一眼,但牠還是高高興興地跟在她旁邊跑。
傻呼呼的笨狗。
她心裡想︰算了,隨便你吧,不怕累死你就跑吧,不管你了。
他們沿著蜿蜒的山路繼續騎車往上爬,道路兩旁的樹向後飛逝。
她偶爾會從兩樹之間的空隙往下一瞥,山下的法克斯港一覽無遺,在午後的陽光照耀下,遠處的水面宛如一片凹凸不平的銅鏡。
後來,兩旁的樹越來越濃密了,放眼望去只見一片森林,紅澄澄的楓葉燦爛如火,蜿蜒的路面上落葉遍佈。
後來,伊利亞的腳踏車終於停下來了。
這時候,艾莉絲已經兩腿癱軟,一直發抖,快要站不住了,而巴迪已經不見蹤影。
她心裡暗暗祈禱,希望牠找得到路回家,因為她並沒有打算要去找牠。
至少現在不會去。
現在,有伊利亞在她身邊,面帶微笑看著她,眼中閃爍著光芒。
此刻,她哪裡也不想去。
伊利亞把腳踏車靠在一棵樹旁邊,把書包甩到肩上。
「你家在哪裡?」她問。
「看到那條車道沒有?就在那裡。
」他指著前面路邊柱子上那個生鏽的信箱。
「我們不是要去你家嗎?」「沒有。
我表妹生病了,昨天晚上吐了一整晚,今天窩在家裡。
所以,我們還是別進去的好。
而且,反正我做實驗的地方也不是在家裡,而是在森林裡。
所以囉,妳就把腳踏車停在這裡吧。
我們用走的進去。
」於是,她把腳踏車靠在他的腳踏車旁邊,然後跟在他後面。
剛剛騎車爬坡爬得太吃力,兩腿發軟,走起路來還是有點搖搖晃晃。
沒多久,他們已經走進森林裡了。
森林裡的樹密密麻麻的,地面上堆積了厚厚一層落葉。
她打起精神跟在他後面,邊走邊揮手趕蚊子。
「所以,你和你表妹住在一起囉?」她問。
「是啊,她去年跑來住在我們家。
我想,她可能會一直住下去,因為她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
」「你爸媽都無所謂嗎?」「家裡只有我爸。
我媽已經死了。
」「噢。
」她忽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後來,她終於囁囁嚅嚅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不過,他好像沒聽到。
四周的矮樹叢越來越濃密了,荊棘劃過她裸露的雙腿。
她越走越慢,已經快要跟不上他了。
她的裙子被黑莓叢的刺藤勾住了,而他卻已經在前面走得老遠。
「伊利亞!」他沒回答。
他好像在蠻荒裡探險似地,書包掛在肩上,自顧自往前衝。
「伊利亞,等我一下!」「妳到底想不想看?」「我想看,可是──」「那就走啊。
」他的口氣已經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嚇了她一跳。
他站在她前面幾公尺的地方,轉頭看著她。
她注意到他握著拳頭。
「好吧。
」她囁囁嚅嚅地說。
「我過來了。
」往前走了幾公尺之後,眼前突然豁然開朗,森林不見了,變成一片空地。
她看到一座很老舊的石頭地基。
看得出來這裡從前是一座農舍,不過,屋子很久以前已經不見了,現在只剩一座地基。
伊利亞回頭瞥了她一眼。
午後的陽光在他臉上映照出斑駁的光影。
「到了,就在這裡。
」他說。
「那是什麼?」他彎腰拉開兩片木板,地上忽然出現一個洞。
「妳看看裡面。
」他說。
「我花了整整三個禮拜才挖好的。
」她慢慢靠近洞口,然後探頭往裡面看。
午後的陽光已經被森林遮住了,洞底籠罩在陰影中。
她勉強看得到洞底堆積了一層枯葉,旁邊有一團彎曲纏繞的繩子。
「這是捕熊用的陷阱嗎?還是什麼?」「可以算是。
如果我在上面鋪一些樹枝蓋住洞口,那麼,很多東西都抓得到。
就連鹿也抓得到。
」說著,他伸手指著洞穴。
「妳看,看到那個了嗎?」她又往前再靠近一點。
黝黑的洞底好像有什麼東西微微發亮。
樹葉底下好像有某種白色的碎片凸出來。
「那是什麼?」「那就是我的實驗品。
」他伸手去抓繩子,然後開始往上拉。
這時候,洞穴底下的葉子開始隆起來,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
艾莉絲瞪大眼睛一直看。
伊利亞不斷把繩子往上拉,後來繩子拉直了,有個東西開始從那團陰影中浮現出來了。
那是一個籃子。
伊利亞把籃子拉出洞口,放在地上,然後把覆蓋在上面的葉子撥開,露出籃底那堆白白亮亮的東西。
那是一具小骨骸。
伊利亞撥開樹葉的時候,她看到一塊塊的黑色皮毛,一具細細長長的肋骨,一條長長的脊椎骨,還有像樹枝一樣細長的腿骨。
「怎麼樣,了不起吧?已經完全沒味道了。
」他說。
「已經在底下放了整整七個月了。
上次我跑來檢查的時候,上面還黏著一些肉。
現在肉都不見了,看起來還是很棒。
還記得五月的時候,天氣開始熱了,屍體腐爛的速度就開始變得非常快。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妳還看不出來嗎?」「看不出來。
」伊利亞把地上的頭骨撿起來,稍微扯了一下,扯掉頭骨後面的脊椎骨。
然後,他把那個頭骨丟給艾莉絲。
艾莉絲嚇得往後一縮。
「不要!」她尖叫起來。
「喵!」「伊利亞!」「嗯,妳剛剛不是在問我那是什麼嗎?」她瞪大眼睛看著頭骨上空洞洞的眼眶。
「是貓嗎?」他從書包裡掏出一個小麻布袋,然後開始把那堆骨頭裝進袋子裡。
「這堆骨頭你到底要幹什麼用的?」「這是我的科學實驗作業。
實驗的主題是,一隻小貓從完整的軀體到徹底腐爛成一堆骨骸,總共要花費七個月。
」「那隻貓是哪兒來的?」「我找到的。
」「你連死貓都找得到?」這時候,他忽然抬起頭來看她。
他那雙藍眼睛依然泛著笑意,然而,那已經不再是東尼.寇蒂斯的眼神。
那種眼神令她感到害怕。
「誰說那是死貓?」這時候,她的心臟開始怦怦狂跳。
她往後倒退了一步。
「呃……我想,我該回家了。
」「為什麼?」「功課。
我還有功課要做。
」這時候,他忽然整個人彈起來,站在她面前。
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露出一種默默期待的神情。
「我……我們明天學校見了。
」她一邊說,一邊往後退。
她轉頭看看兩邊,發現四周全是一模一樣的樹林。
她心裡想︰剛剛他們是從哪個方向進來的?她該從哪個方向走?「可是,艾莉絲,妳不是才剛來嗎?」他說話的時候,手上好像拿著什麼東西。
接著,他忽然把那個東西高舉在頭上,那一剎那,她才看到那是什麼東西。
一大塊石頭。
她被石頭打得跪倒在地上。
她伏在泥地上,感覺眼前一片漆黑,手腳麻木。
她感覺不到痛,而是整個人呆掉了。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會拿石頭打她。
她開始往前爬,可是卻看不見自己往哪裡爬。
接著,他抓住她的腳踝,把她往後拉。
他拖著她的腳往前走,她的臉就一直在地面上摩擦。
他拖著她往洞口走過去。
她拚命踢,拚命想掙脫,拚命想大聲尖叫,可是臉在地上拖,泥巴和樹枝塞進嘴裡,根本喊不出聲音。
後來,她的腳已經被拖到洞口邊緣了,這時候,她忽然抓住洞口旁邊的小樹枝,兩條腿懸在洞口。
「艾莉絲,放手!」他說。
「拉我上去!拉我上去!」「我叫妳放手!」說著,他又舉起一顆石頭,往她的手砸下去。
她慘叫了一聲,手鬆開了,整個人往洞裡滑下去。
她腳先著地,落在洞底的樹葉上。
「艾莉絲。
艾莉絲。
」她跌下去之後,楞了好一會兒。
接著,她抬頭一看,看到頭頂上的天空被圍在一個圓圈裡,而他頭部的黑影輪廓探進那個圓圈裡,正低頭看著她。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付我?」她啜泣著問。
「為什麼?」「我不是針對妳。
我只是想看看需要多久的時間。
小貓花了七個月的時間才徹底腐爛,變成白骨,所以,我很想知道,妳需要多久。
」「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這種事?」「再見了,艾莉絲。
」接著,她看到洞口被那兩塊木板蓋起來了,遮住了那個光的圓圈。
天空消失了。
那是她最後一次看天空,最後的一瞥。
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她心裡想︰他一定是在開玩笑,他只是想嚇嚇我。
他只會把我丟在下面幾分鐘,很快就會放我出去了。
等一下他就會回來了。
接著,她聽到上面的蓋子發出咚咚的聲音。
那是石頭。
他在蓋子上堆石頭。
她立刻站起來,拚命想從洞裡爬出去。
她看到一條藤蔓,就立刻伸手去抓,沒想到藤蔓一抓就斷了。
她用手指猛抓泥土,可是卻抓不住,爬不上去,爬不到幾公分就往下滑。
她的尖叫聲劃破了黑夜。
「伊利亞!」她大聲尖叫。
聽不到他的聲音,只聽到咚─咚─咚的聲音。
那是石頭堆在蓋子上的聲音。
媒体关注与评论
  大師風範……格里森的巔峰之作。」  --柯克斯評論  「不看到最後一頁停不下來,真正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的小說實在找不到幾本。《莫拉的雙生》正是其中的佼佼者。整個故事瀰漫著一股陰森森的氣息,幽暗駭人的家族祕密,泰絲.格里森對任何類型的讀者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NoHo>LA雜誌   「泰絲·格里森的小說我一本都不會錯過!」   --史蒂芬·金盛讚推薦
编辑推荐
   ◎風靡英、美、德、日、韓等33國。暢銷全球15,000,000冊   ◎尼洛獎(Nero Award)得主   ◎愛倫坡獎(Edgar Awards)提名-首席華裔女作家   ◎泰絲·格里森繼《貝納德的墮落》後最新話題巨作
图书标签Tags
推理,美国,推理.懸疑,小說
下载链接

莫拉的雙生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一个清晨,警方接获报案,说女法医莫拉-埃尔斯在住家旁边遭到枪杀。高规格的调查警力立即出动将现场封锁,女警探珍?瑞桌利也协同大批的刑事鉴定人员在犯罪现场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此时却见到女法医莫拉-埃尔斯从停靠在封锁线外的计程车上走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警方的大阵势。既然女法医莫拉?埃尔斯还安然活着,那么那个遭到枪杀、和女法医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谁?
      
      
      
      《莫拉的双生》(简体版译名《替身》)是美国畅销女作家泰丝-格里森的作品,讲述的是波士顿女法医莫拉-埃尔斯与女警探珍-瑞桌利联手办案的故事,是该系列中的第四部。在《莫拉的双生》中,莫拉和珍共同调查被杀女子的真实身份,却在调查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一起时间贯穿40多年、地点横跨全美国的孕妇系列失踪谋杀案。原来被杀女子与女法医莫拉是同卵双胞,出生后分别被人收养,而他们的亲生父母竟是这数十起谋杀案的凶手 ……。老实说,《莫拉的双生》不是泰丝?格里森最好的作品,故事内容过于离奇,推理过程也过多依赖巧合。
      
      
      
      提到女法医的故事,我们自然就会联想到另外两个美国女作家的系列作品,一位是凯西-莱克斯的女法医唐普兰希-布兰纳系列,代表作为《人骨密码》(简体版译名《听,骨头会说话》)。另一位是派翠西亚-康薇尔的女法医凯-史卡佩塔系列,其中的代表作为《尸体会说话》(简体版译名《首席女法医》。这三位女作家除了性别相同外,致使她们同样以女法医作为小说主题的原因,在于他们有相似的医学背景。
      
      
      
      泰丝-格里森毕业于史丹福大学,取得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博士学位,并曾在夏威夷檀香山担任内科医生。她在1995年开始写作,隔年推出了结合医学和犯罪的推理小说《贝纳德的堕落》(简体版译名《切割》),处女作便为她得到众多的掌声,将她推上畅销作家的宝座。
      
      
      
      凯西-莱克斯拥有西北大学博士学位。身兼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医事检查处的刑事人类学家,以及加拿大魁北克省犯罪暨法医研究所的法医,是全美刑事人类学协会十五名检定合格的法医之一。1996年推出的第一本小说《人骨密码》荣登《纽约时报》畅销排行榜,更荣获一九九七年的“阿瑟-埃利斯”最佳处女作小说奖。
      
      
      
      派翠西亚-康薇尔最初是跑社会新闻的记者,之后在弗吉尼亚州的法医部门工作。1984年开始写作,但是直到1990年推出《尸体会说话》后,才享受到成功的滋味,并于隔年一举拿下多项推理小说大奖。
      
      
      
      虽然三位女作家有相似的医学背景,但又不尽相同。泰丝-格里森本身是个内科医生,这个与推理小说中涉及的外科和验尸知识并不完全相符,因此泰丝小说中的人物虽然总是医学相关的,但并不局限在法医这一门类,而她也比其他两位作家更多从受害人的角度来描述,总是巨细靡遗地刻画受害人被杀害时的恐怖经验和感受。这大概也是恐怖大师史蒂芬-金对其高度赞赏的原因,泰丝?格里森的小说除了是推理小说外,也是恐怖小说,惊悚氛围是她书中的精华。
      
      
      
      凯西-莱克斯虽然是个法医,但是专业是社会人类学,工作更多是和骸骨打交道,因此她的小说主要是从分析被害人骸骨的角度来破解案情。由于骸骨只是尸体的一小部分,相关的知识比较专业,也比较冷僻,要由此铺陈出一部羽翼丰润的小说难度很大,再加上凯西-莱克斯是三位女作家中学历最高、工作性质最单一的,因此她的小说读起来相对比较生硬。
      
      
      
      派翠西亚-康薇尔的背景虽然不是三人中最专业,但却是最完整的。她在法医部门工作过,了解法医本身的工作,也熟悉相关部门的运作。社会新闻记者的经验为她提供了警察办案和媒体工作的知识。此外,1984年至1990年间不平顺的写作经验也为她未来的写作生涯打下良好的基础,让她更专注于作品的深度和完整度。她的小说读来极为写实,仿佛整个办案过程的完整重现,对人物性格的描述也很深刻不浮夸,不仅能看到办案人员聪明与机智的一面,还能看到他们脆弱与偏执的一面。
      
      
      
      以女法医为主角写推理小说,最大的难度在于如何合理解释以一个法医的身份却深入整个查案的过程,这方面派翠西亚-康薇尔处理的比其他两位好。而这类小说最让人厌烦的是,故事常以凶手终于将毒手伸向女法医、在得手之前被杀害做结。三个女作家都有这个毛病。
      
  •       这书翻译真的很一般,说实在的,内容的确算得上是悬疑了,也许拍成好莱坞的大片会更好看一些,看书就没有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看到最后5页也无所谓非要看完.
  •     这作者的书在amazon.com评价奇高, 本本都在4星以上.
  •     翻译的太一般了!简直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