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靈的眾神

失靈的眾神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08/07
出版社: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Elliott, Larry
页数:336
译者:李隆生
书名:失靈的眾神
封面图片
失靈的眾神
前言
  新奧林帕斯的教訓  ──林建甫(台大經濟系教授、台灣競爭力論壇總召集人)  2007 年開始的次貸風暴,逐漸演變成信貸危機,再擴展到整體經濟,造成世紀的經濟危機,這是從 1929 年以來,最嚴重的經濟風暴。大家都在問為什麼?本書像拼圖一樣的,一片一片拼起了完整的輪廓,讓你徹底的了解整個事件的來龍去末。  本書最重要的貢獻是,作者以大量的證據,包括報章雜誌的報導、學術的研究論文、當事人訪問的說詞,拼湊出詳實的事件真相。書中的描寫,又是以故事的寫法,描繪出歷史的脈絡。前後呼應,好像看一部很有張力的劇情電影,讓你接受一個不得不的結局。因此雖然全書只寫到2008 年四月,當時摩根大通才剛拯救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房利美、房地美的兩房風暴都沒有發生;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也還沒宣告破產倒閉;後續的經濟大風暴都還沒降臨。但那些結局都不重要,因為書中的第九章〈尋找地平線上的完美風暴〉、最後一章的〈掏金潮之後〉,都已經預告了超級風暴的來臨。  本書書名《失靈的眾神》,是由〈「奧林帕斯」仙境〉開始講起。說明這三十年來,先進的英國、美國,人民在民選政府的時代中,心甘情願的交出對全球經濟的控管權給「新奧林帕斯派」。「奧林帕斯」是希臘神話中的仙境,為眾神的居所。於是「新奧林帕斯派」是暗喻對社會具有極高影響力的人,其地位已經像希臘神話中的眾神一般。這些神祇由倫敦金融中心與華爾街薪資過高的英雄們服侍著。這12位「現代奧林帕斯眾神」分別指:全球化、通訊化、自由化、民營化、競爭化與金融化等6位善神;及投機、魯莽、貪婪、傲慢、寡占與毫無節制等6位具潛在破壞特質的惡神。偏偏這些神派之人,是掠奪成性、貪婪無度,有時又愚蠢到無以復加。在新眾神所建構的國度中,他們享受特殊待遇、賺得巨富,卻又不食人間煙火,不負責任。逐漸對社會產生荼害,也讓善良的老百姓都跟著受苦。甚至演變到今天,新奧林帕斯的時代即將結束。而且無獨有偶,與舊奧林帕斯時代的結束的理由一模一樣:人們不在相信這一切。  由此可知,本書是對資本主義無情的批判。長期以來,歐美相信自由經濟市場的資本主義。尤有進者,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來,1990 年蘇聯解體後。基本上,二戰後的冷戰,美蘇之爭,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制度的爭辯就宣告終結。人們以為從此找到惟一正確的經濟制度,從此可以過幸福快樂的日子。更經典的是,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時,時任美國聯準會主席的葛林斯潘 (Alen Greenspan) 更驕傲地說:「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實踐的市場資本主義,才是更優越的模式。」然而好景不常,這一波的經濟危機,起源於「新奧林帕斯派」的失誤。人們現在發覺資本主義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貪得無厭的經理人,虛偽作假的財務報表,加上財務工程設計出大部分人看不懂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理財專員一知半解地推銷,一堆尋求高報酬率的投資人,胡亂地買。金融機構,缺乏風險控管,政府金融監管機制,不能有效監控,共同釀成了這一波的經濟危機。   對台灣的讀者而言,這本書的唯一缺點是,書中的著眼點都是以英國與美國的讀者的眼鏡來看世界,因此對亞洲國家的角色和地位,著墨很少。但是,我們也應該了解,現在這個世界,尤其是金融世界,本是如此。所以才有,這一波金融海嘯以來,台灣會越國際化、講越多英文的銀行都賠得很慘;越本土的,反而沒事。這或許有點反諷,但是記取這些歐美的教訓,不要重蹈覆轍,建立自信、自律,未來台灣才能更上層樓,永續發展。  現在世界上的有識之士都在檢討這波金融海嘯的教訓,本書最後的七個原則及七點政策建議,真是真知灼見,可以提供世界進步最好的參考。我贊成作者要重新建構新的經濟模式,不再只是以企業利益導向、全面民營化、風險趨避為中心概念,而應該回歸到一般民眾的利益。但是作者要強調金融的從屬地位、縮小金融業的規模,讓原本在倫敦金融圈忙著設計越來越抽象金融商品的火箭科學家,回去製造……火箭,恐怕是偏執狂的結論。  我認為金融產業還是可以與實體產業相輔相成。一如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未來金融的作用及影響力,端視新規則的制定與紀律的建立,能否將其導入正軌;同等重要的是,建立機制,能夠反省,不要再給像「新奧林帕斯派」的人有機可乘,上下其手,來危害社會。  
内容概要
  且看,本書中12位「現代奧林帕斯眾神」如何呼風喚雨,搞垮世界經濟!全球化、通訊化、自由化、民營化、競爭化、金融化6位善神;投機、魯莽、貪婪、傲慢、寡占、毫無節制6位惡神,是作者在書中所揭示的12位「現代奧林帕斯眾神」,這些神祇被華爾街與倫敦金融圈的英雄們小心翼翼地服侍著,且看他們如何呼風喚雨,搞垮世界經濟!  本書以嘲諷戲虐、駭人聽聞的方式,戳破這「群超富階層諸神」所構築的經濟假象,重新建構新的經濟模式,不再只是以企業利益導向、全面民營化、風險趨避為中心概念,而應該回歸到一般民眾的利益。
作者简介
  艾略特(Larry Elliott)、亞特金森(Dan Atkinson)  分別為英國《衛報》《週日郵報》權威經濟編輯。  合著有《不安全的年代》(The Age of Insecurity, 商務2001)、《夢幻島:醒來面對不可置信》(Fantasy Island: Waking up to the Incredible)、《布萊爾政績的經濟、政治與社會幻覺》(Economic, Political and Social Illusions of the Blair Legacy)  譯者介紹  李隆生  現任靜宜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專任教授。美國密西根大學物理學博士、康乃迪克大學經濟學博士、復旦大學歷史學博士。  著作:《晚明海外貿易數量研究》。  譯作:《石油效應》、《給青年數學家的信》、《生技時代的新管理》、《國家競爭力》、《索羅斯帶你走出金融危機》(後二本為合譯,上列譯著均由聯經出版)
书籍目录
推薦文一
新奧林帕斯的教訓
林建甫推薦文二
蔡詩萍

言:「奧林帕斯」仙境第一章:火山之下:1929

1973
-
20??
第二章:北岩,像滾石一樣滾落第三章:自由市場主義者的六十年戰爭第四章:金髮女孩經濟第五章:英國中產階層日益沮喪第六章:英國經濟中的債務與幻象第七章:金融市場的潛藏風險第八章:華爾街的最後探戈第九章:尋找地平線上的完全風暴第十章:淘金潮之後
章节摘录
  「蛋」的怪事
(摘自本書第一章)  在道德低落而不誠實的十年間,要談到最鮮明耀眼的事情,則莫過於2008年元月的「蛋事件」了。
  「蛋」(egg)是一家電話與網路銀行,名字讓人發笑,在成立頭七年它讓母公司保誠(Prudential)保險集團虧損了不少冤枉錢。
但到2007年,有個更傻的機構出現了,它願意付出一大堆錢來購買「蛋」,那就是花旗集團,當時全球最大的銀行。
  2007年花旗付了5.46億英鎊買「蛋」,這對一家連連虧損的公司來說,根本是夢幻數字。
到了隔年元月,在全球信用緊縮造成各類型的借貸縮水時,花旗取消了16.1萬名「蛋」客戶的信用卡,理由是他們的風險高。
但後來發現,許多被花旗棄如敝屣的客戶卻有完美的信用紀錄。
事實上,有些人似乎還保存了行將消失的英國美德:節儉,因此在這之後引起了軒然大波也不奇怪了。
  「蛋」在短短十年歷史中從來不曾有什麼豐功偉業。
不過這家公司卻總結了許多現代奧林帕斯時代的幻象與過分,也許我們可以先這麼說:現在有家保險公司不只是「可以」而且竟然真的擴展到非常不同的金融服務業領域(例如銀行業),而銀行業也竟然投桃報李。
  當代有個幻象是網際網路「改變了規則」,新一代的嘻哈年輕消費者不希望財務是由老派的、分行經理西裝筆挺、銀行名稱是規規矩矩的銀行來管理。
因此在世紀之交就出現了沒有分行的銀行,名稱則是新潮時髦的「蛋」、「老兄」、「微笑」等。
更貼切地說,傳統金融業裡較豐厚的獲利來自於保險與基金,而不是銀行的直接業務或是保誠多年經營的「一般保險」業務,因此電話與網路銀行被認為是低成本、超高獲利的新銷售管道,尤其是其成本更遠低於以前存在但現已消失的保險業務員。
這樣公司獲利不但得以提升,原有負責穩定營運但「太昂貴」的中階就業人員也就被消滅,還真是典型的奧林帕斯活動。
但沒錯,這種低成本的銷售管道,事實證明並不如當初所想的,有那種高利潤。
  接下來就是現代奧林帕斯時代最大也最具殺傷力的幻想,「蛋」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不顧後果地擴張信用,更不用說是授予那些無法掌握信用的人。
「蛋」可能不太會透過電腦或電話去銷售房貸或複雜的投資產品,但顯然可以移動信用卡。
  在某一時點,由於激進的定價措施與大型的促銷活動,「蛋」成為英國前三大信用卡發卡機構之一。
正如葛利菲斯(Katherine
Griffiths)在《週日電訊》中所報導(2008年2月10日)的:  一般認為,打從一開始,「蛋」在信用卡與個人貸款的定價錯誤。
部分問題在於,「蛋」是電話與網路銀行,所吸引到的客戶被銀行家稱為「遊牧族」,這些人為了追求最低的利率,會不斷換卡,沒有忠誠度。
  「蛋」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採用同一利率的簡化定價策略,而不像競爭對手有非常複雜的利率系統,因此非常受歡迎。
不過,這也代表「蛋」會選到過去有問題紀錄的客戶,如果這些人到別的地方去,可能要付較高的利率。
  「蛋」可能是現代奧林帕斯派的重要錯覺之一,葛利菲斯又說:「一名分析師表示,『蛋』定位自己能吸引年輕的專業人士,事實上它卻吸引許多收入低而且還債紀錄不佳的人。
」  許多現代奧林帕斯計畫,被視為符合新一代富裕且成熟消費者的金融等需求,這種人從1980年代的「雅痞」,到1990年代的「新男人」,到2000年代的「型男」、「靚女」;事實上,大多金融業對這類族群做著不太光明的業務,它們銷售無法負擔的債務給「收入低而且還債紀錄不佳的人」。
這是新品種的長期債務人,是受壓迫礦工的新生代品種。
這些新低薪人士在2008年元月時發現,在麻煩的第一個徵兆出現時,他們就像燙手的磚頭一樣被拋棄,被迫剪掉塑膠卡片。
  不過,在「蛋」事件的最高潮之前,我們應該先看看它的新主人花旗的最新健康狀況。
在剪掉「蛋」客戶的信用卡前的十二個月,花旗集團一直是最樂觀的金融機構之一,它極力排除世界經濟會陷入困境的任何一丁點暗示。
我們會在稍後的章節中提到,花旗董事長兼執行長普林斯(Chuck
Prince)在2007年7月對__全球流動性的恐懼不當一回事,一派輕鬆地說:「只要音樂還在響,你就必須起來跳舞。
我們仍在跳舞。
」  2007年11月4日,普林斯離開了舞池。
花旗已宣布次貸相關的潛在虧損介於80億到110億美元之間,普林斯因而辭職。
也許他也會後悔在2007年元月時拋棄了花旗集團知名的友善標幟「紅雨傘」:在風狂雨驟中,一把堅固的傘可能正符合銀行的需要。
  以花旗困境的規模來說,「蛋」的任何潛在問題都顯得小巫見大巫。
不過,花旗的英國據點卻似乎更容易受到全球信用危機的衝擊。
除了「蛋」以外,花旗還擁有次貸業務「花旗金融」(Citi
Financial),共有近五十家在大街上的分行,還有專攻房屋次貸業務的「未來房貸」(Future
Mortgages)。
花旗在英國業務的頂層,則是針對有錢國際客戶的銀行服務。
花旗英國消費金融業務的主管柯爾(Ian
Kerr)告訴葛利菲斯:「我們有市場兩端的業務,但中間的業務並不多。
」  奧林帕斯眾神就喜歡這個樣子。
事實上你甚至可以說,整項奧林帕斯計畫不論是有意或無意,都是打算讓社會「中間的業務並不多」。
  即使如此,元月31日花旗集團通知證交所,它正在發信給16.1萬名的「蛋」信用卡客戶,要停用他們的卡片,這些人的刷卡消費總額達
2兆英鎊。
花旗不能要求他們立即付清所有帳款,但可以停止他們繼續使用卡片。
面臨升高的批評,「蛋」在2008年2月8日回應:  它(決定)並不是排除一些「不獲利」客戶的藉口。
在這一次的檢討中,我們評估,從他們加入「蛋」到花旗在2007年5月收購「蛋」為止,這些客戶的信用檔案已經惡化,他們的信用風險高到難以令銀行接受。
  說得好聽一點,並非每個人都被說服。
有些人認為,這些信用卡被停卡,完全是因為這些已被「蛋」趕走的客戶從來沒有少付信用卡費,「蛋」因此從他們身上賺不到錢,他們的消費習慣又無法產生足夠的金額,商店與其他零售店支付「商店費」給信用卡公司的金額就不夠多。
有些前「蛋」的客戶檢查自己的信用評等,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盧蔻斯(Maya
Lucas)就是這樣的客戶,二十三歲的她是壽險公司的顧問。
2008年2月10日她接受《週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訪問時指出:「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當成信用風險??我去查詢我的信用檔案,上面顯示我的紀錄良好。
」  不過,同樣的文章說:「即使信用參考檔案顯示你的風險低,也不代表你的銀行會授予你高的信用分數。
這是因為貸方有自己的評分系統,他們會使用『行為學』資訊,同時也會參考不同信用查詢公司或其他銀行的資料。
」  換句話說,他們可以為所欲為,求助也沒有用。
客戶接觸不到自己在貸方內部的信用查詢資料,但這份資料的重要性又遠高於客戶自己可以查到的。
這就是現代奧林帕斯派一向鍾愛的「透__明度」政策。
在「蛋」事件前,能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信用呢?  正當數萬名「蛋」的客戶被請出門時,現已離職的普林斯要取得信用卡或其他個人金融工具時,可能不會有太大困難。
據說市場對這位花旗前領袖失敗的適度處罰是至少要支付他1,950萬英鎊。
  「蛋」的大災難完全反映了當代耀眼的金融與經濟場景,在這事件的最後一個層面是金融機構熱愛「證券化」——將你的債務賣給其他人,在本書的後面章節還會提到。
「蛋」的信用卡「資產」(也就是借方所欠的錢)約有22億英鎊是放在名叫「梁柱信託」(Pillar
Trust)的工具,創立於2002年。
  總之,「蛋」是以時髦的新類型金融機構問世,使用現代的科技產生製造複雜精密的產品,針對一群富有、志向遠大而且要求高的新品種客戶。
由於「蛋」無法大量取得這種客戶以賺取預期的暴利,因此被賣掉,接手的金融機構對能賣力吸引到的客戶有更多的了解:也就是次貸客戶。
花旗集團似乎也了解到,銀行犯了很多愚蠢的錯誤時,虧損數十億英鎊,麻煩就近在眼前,無法回擊的鐵定第一個遭殃,高階份子完全有資格擠掉婦孺,爭先恐後搶上救生艇。
媒体关注与评论
  林建甫 台大經濟系教授  蔡詩萍 資深媒體人  劉憶如 大和總研首席經濟顧問  陳鳳馨(News98「財經起床號」節目主持人)  震撼推薦
下载链接

失靈的眾神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