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再見?

美國, 再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07/30
出版社: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大前研一
页数:260
译者:陳光棻
书名:美國, 再見?
封面图片
美國, 再見?
前言
  歐巴馬政權誕生──但我仍不得不抱持悲觀看法的理由  力壓甘迺迪的「語言能力」  「我們現在需要一個勇於負責的新時代,每一個美國人都體認到我們對自己、對國家、對世界負有責任,我們不是不情願地接受這些責任,而是欣然接受」  ──第44任美國總統巴拉克.歐巴馬在2009年1月20日的就職演說(歷時19分鐘)上這樣向國民呼籲  自總統大選的初期開始我就已經預料到歐巴馬將贏得勝選,其最大的理由就在於歐巴馬精湛的演說。因為我多次在電視上觀賞他精彩的演說後,就覺得蹇滯困頓已久的美國人應該會投他一票。  雖然歐巴馬在選戰中不太提及具體的政策,但仍藉由反覆呼籲美國必須改變、國民必須團結一致、美國必須以世界一份子的身份重新出發,引發人民的共鳴並獲得廣大的支持。換句話說,歐巴馬憑藉著「語言(logos)的力量」贏得了總統寶座。  過去的50年間,美國也曾經出現兩位與歐巴馬一樣,在預選之初還是默默無聞,但後來卻如彗星降臨一般一舉成為美國總統的人物。那就是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與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歐巴馬、甘迺迪與柯林頓之間有一些共通點,包括他們都隸屬於民主黨,在參選時都才40幾歲十分年輕,而且他們的演說功力都特別突出。  我認為三人之中又以歐巴馬的演說功力最為傑出,甚至超越了甘迺迪與柯林頓。尤其是接受黨內提名的那場演說,其水準之高完全可以媲美當年林肯總統著名的蓋茨堡演講(Gettysburg Address)(1863年以經典名言「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而舉世聞名的總統演說)。  歐巴馬的演說中幾乎沒有冗詞贅句,總是能以最精簡的語言傳達出想說的、必須說的事。  譬如他在2008年11月4日的勝選演說(歷時18分鐘)中,突然提到了一個住在亞特蘭大,名為庫柏(Cooper),高齡106歲黑人婦人的故事。大致的內容是這樣的。  庫柏女士經歷了1929年的世界大恐慌、珍珠港事件,甚至到冷戰的落幕,但她在過去的選舉中都無法參與投票,只因為她是一個黑人,而且是女性。但今天她前往亞特蘭大的投票所,利用觸碰螢幕選出了下一任的總統。這意味著美國在這100年間就產生這麼巨大的變化,如果我的女兒有幸能像她一樣長壽的話,在接下來的100年又會親眼目睹什麼樣的變化呢?這些變化的序幕就從此刻開始──。  這場演說讓芝加哥現場近22萬名的聽眾為之動容、狂熱。相信大半的美國人也都透過了電視或是YOUTUBE等收看、收聽了這場演說。  這就是生動的語言足以震撼人心的力量,這種語言的魔力也是領袖發言之所以吸引群眾的原因所在。我也是即時收看這場演說的觀眾之一,也得以再度確認歐巴馬總統的確蘊藏了足以「CHANGE(改變)」美國、然後“再起動”的潛力。  蘊藏在歐巴馬演說中對日本的顧慮  談到歐巴馬的演說,雖然相關出版品如有聲書等在日本也大為暢銷,並引起很大的話題。但卻完全沒有一家媒體曾指出隱藏在歐巴馬演說中,他獨特的外交姿態。  其實歐巴馬在宣布勝選的演說中,在提及珍珠港事件時刻意不說出「珍珠港(Pearl Harbor)」一字,而只用「港口(Harbor)」來代替,描述成「我們的港口(Pearl)遭受到了攻擊」。這可說是對日本顧慮至深的一種表現。  因為即使是與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一直都處於蜜月期,而被視為是親日的前總統布希,也從沒把日本放在眼裡,甚至在演說中將911恐怖攻擊比作是「珍珠港(Pearl Harbor)」事件,現在回想起來簡直是恍若隔世。  不僅只是對日姿態。歐巴馬在談到冷戰落幕的話題時,也不用「冷戰(Cold War)」這樣的字眼,而以「柏林圍牆倒塌」的說法來表現。我認為這也為了顧及俄羅斯的感受。  相信自就任前就已經表現出縝密思慮的歐巴馬,不會步上布希「一國主義(單獨行動主義)」的後塵。不會像布希一樣敵視自己厭惡的國家,並稱其為「邪惡軸心」,甚至強詞奪理地認為只要是為了保護自己國家不受恐怖份子的威脅,在未獲他國同意的情況下,也能夠出兵至世界各地並發動攻擊,並在沒有宣戰的情況下直接開戰。   不僅如此,歐巴馬的父親是肯亞人,母親是白人,他在夏威夷出生,在印尼渡過童年時期,靠著獎學金進入哈佛大學就讀。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相信歐巴馬對於國籍或人種等都不抱持任何偏見,也不會對特定國家有先驗的(a priori)厭惡態度。  相信這種朝向全方位外交的轉變將會開創一個全新的局面,而且如果這樣的選擇是正確的話,美國也終將回歸成為「正派的大國」。  建國以來史無前例的「四權分立」體制  儘管如此,我對於美國的前途仍只能抱持著悲觀的看法。這又是為什麼?  第一,因為美國在2008年9月遭受雷曼兄弟倒閉的衝擊之後,已經不再是以前我們所知的那個美國了。  最具代表性的象徵就是,美國的政治體制已從三權分立變為了“四權分立”。此處所指的「第四權」便是指財政部長。  在前布希政權期間,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Henry "Hank" Merritt Paulson, Jr.)用為因應金融危機這種光明正大的理由,以唯我獨尊之姿游走於國家權力之上直至09年1月為止。譬如他明明不是透過選舉所選出的官員,卻訂定出如同是“萬寶槌”一般,只要搖一搖就能心想事成的經濟穩定緊急法案(雖然這在日本並不稀奇)。  再者,經濟穩定緊急法案(Emergency Economic Stabilization Act of 2008)原本的目的是以7000億美元(約63兆日圓)的公資金來收購不良債權,但亨利.保爾森卻暫緩的這項決議,發表了欲將其用於注資金融機構的方針。而且,就如稍後也將會提到雷曼兄弟的破產與花旗銀行的強行紓困等案例,也都是全憑財政部長個人的喜惡就決定了個別金融機構的生殺奪。而最駭人聽聞的狀況是,儘管財政部長已經接二連三地作出這般專斷獨行罔顧法規的決定,國會卻莫可奈何。  我自1967年到MIT(麻省理工學院)留學至今,看著美國一路走來也已超過了40個年頭。美國原本並不是這般毫無氣節操守的國家,會淪落至此,我想也是建國以來頭一遭。  美國基本上是一個「小政府」國家。然而,若將過去230年間的支出換算成現值的話,政府這次為因應金融危機所承諾的支出總額,卻已是僅次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水準。相信包含今後的因應措施在內,勢必成為史上最龐大的支出(請參考23頁圖3)。別說是小政府了,這樣的規模又豈是大政府所能負荷!光就數字上來看也非常清楚,美國現在正面臨了史無前例的嚴重危機。  換句話說,現今美國已經淪落到必須政府出面干預、管理經濟的窘態,前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等少數幾個人,在未獲得國會認可的情況下,就罔顧法規擅自決定了這筆前所未見的龐大支出。  而且,90年代當日本陷入金融危機時,口口聲聲說「不准變賣美國國債!」、「不要把日本的金融恐慌出口到全世界!」,對日本的一舉一動都有意見的那個美國,現在卻把華爾街的金融危機散佈至全世界。  現在的美國已經發生本質上的改變,已不再是我們所熟知的美國,說美國已經淪為一個毫無領袖「資格」、「風度」、「品德」的國家,其實一點也不為過。  連美國人自己都棄國而去的那一天  那麼歐巴馬總統是否就能帶領美國克服金融危機,將美國「改變」成一個正派的國家呢?  很遺憾的是,在這一點上我也抱持悲觀的看法。  歐巴馬所提名擔任財政部長的蒂莫西.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是前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行長。關於蓋特納的具體評論將在下一章裡介紹,但要事先說明的是,他與保爾森,還有FRB(Federal Reserve Board,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伯南克三人,被揶揄是導致美國經濟失政的“三劍客”。蓋特納的就任就好比是由“一丘之貉”直接補位,所以光看這個除了徇私包庇之外簡直一無是處的人事安排,就無法對新政府的經濟政策抱有任何的期待。  更根本的問題是,社區運動出身的歐巴馬基本上是致力於「財富的分配」,而非「財富的創造」。  實際上,歐巴馬及其支持者的腦中僅有關於財富分配的討論,關於財富創造的討論絲毫不見一鱗半爪。雖然歐巴馬已發表將推出規模1兆美元的景氣刺激方案,但這些都是凱因斯學派的需求創造策略,在全世界幾乎看不到成功的案例。現在美國最苦惱的問題是消費速度趨緩、經濟規模縮小,唯有靠創造財富才能解決,財富的分配根本無濟於事。  再這樣下去,美國人自己都極有可能捨棄零利率的美國,出走海外,投向利率更優惠且穩定的歐元國家等地。屆時,歐巴馬總統就將遭遇龐大資本從美國國內流失這般前所未聞的窘境。  但其實,讓我持悲觀態度還有一個更大的理由。  那就是美國在歐巴馬上任高揭「改變」的旗幟之前,進一步來說其實在雷曼兄弟倒閉的衝擊之前,這個國家已經「變質」到一個已經無路可退的地步,這是一個不可逆的變化,是一種潮流。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接下來就讓我來詳細說明。  
内容概要
  大前研一最新的美國觀點,直接了解世界權力與地區經濟的重要著作,你不可不讀!次貸危機只是美國問題的一個引爆點,卻造成強勁破壞力的全球金融海嘯,足見美國問題已成全球人類的焦點。大前研一分析美國前總統布希的八年執政,從對阿富汗、伊拉克發動戰爭的緣由談起,縱軸是美國近年的政經作為,橫軸遍及世界各個重要國家、地區(主要以G20為主),交織出後金融危機年代的全球政經情勢,深入淺出,直指問題的核心點。  對歐巴馬「改變美國」的悲觀,以及美國處理次貸危機的失策:  社區運動出身的歐巴馬基本上是致力於「財富的分配」,而非「財富的創造」  任命財政部長的蒂莫西.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  美國經濟面臨嚴重的道德危機  美國「失落的十年」原因解析:  政治上喪失了寬懷與包容的精神  經濟上極欲支配產油國,逐漸對歐洲、東亞及中國失去興趣  忽視聯合國的功能,傲慢地以武力為其後盾  後金融危機的世界:  美元與歐元的貨幣戰爭已經開始  「跨越」國境之地域國家已經形成  以AU(阿拉伯聯盟)解決中東問題  美國不可忽視的再起力量:  來自全球頂尖的大學人才(學生與教授)  以GOOGLE與YOUTUBE為代表的IT創新能力  給歐巴馬的忠告:  堅守「不工作就沒飯吃」的大原則,不可亂撒錢  「與破壞地球者間的戰爭」才是「新的冷戰」  本書談論美國近十年的作為與全球趨勢變化,對目前身處金融風暴的我們,大前研一觀點提供一個明確的觀察方向,讓我們可以看得更遠。
作者简介
  大前研一(Ohmae kenichi)   1943年出生於日本福岡縣。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學士,東京工業大學原子核工學碩士,麻省理工學院(MIT)原子力工學博士。曾任日立製作所原子力開發部工程師,1972年進入麥肯錫顧問公司,歷任總公司資深董事、日本分公司社長、亞洲太平洋地區會長,直到1994年為止。離開麥肯錫之後仍以全球觀點及大膽的創見,為國際級企業及亞洲太平洋地區國家提出建言,提倡「無國界經濟學」與「地域國家論」。2005年設立日本第一所利用遠距教學的管理研究所「商業突破研究所大學」(Business Breakthrough School, BBT),並擔任校長,致力培養肩負日本未來的人才。著作有《再起動-職場絕對生存手冊》、《專業-你唯一的生存之道》(以上均為天下出版)、《企業參謀》、《異端者的時代》、《看不見的新大陸》、《無國界的世界》、《新.資本論》、《思考的技術》、《M型社會》、《全球舞臺大未來》、《OFF學》、《後五十歲的選擇》、《即戰力》、《研磨商業力》、《質問力》等書。
书籍目录
〈序言〉歐巴馬政權誕生──但我仍不得不抱持悲觀看法的理由第1章 「不負責任的連鎖反應」沒完沒了第2章 不寬容的美國「開始完蛋」第3章 持續擴大的“反美.厭美”防禦網第4章 美國新聞業的落日第5章 沒有敵國的時代──歐巴馬外交的聯立方程式第6章 「迴避恐慌」的處方簽第7章 附庸還是獨立──日本的選擇〈結語〉再見!美國──
章节摘录
  公平與寬容的國家  封面上所記載本書的英文書名為「So
Long,America!」。
其中,「再見!」一詞選擇用「So
Long」來表現,而不用「Good
Bye」。
因為這兩句話用在對美國人或是對英國人說時,恐怕很多時候會有相反的意思,「Good
Bye」這個說法對美國人而言,感覺更為強烈。
正如同斬釘截鐵地說出「永別了!」一樣的感覺。
相對於此,「So
Long」則是暫別的感覺。
而我對美國說的這聲「再見!」裡也含有那麼一些我的依依不捨。
  因此,我在英文書名的後面加上了「……Until
you
come
back
to
yourself(……直到你回來為止)」的但書。
雖然這不是什麼值得稱許的事,但老實說這是因為我對美國還有所留戀。
  我之所以還有所留戀的原因有二。
  第一是因為,我第一次赴美的1967年,是我對日本美國之間的天差地別深感驚訝的開端。
偉大的工業實力、人才、(如MIT般的)學校……等全都都高高在上,美國,是一個日本再怎麼逞能也難以望其項背的國家。
後來,我成為一名管理顧問,協助日本企業進軍美國,無論美國政府或業界提出多麼不講理的難題,身為顧客的美國人總是非常公平公正,所以我們所擬定的策略也都成功地大受歡迎。
現今,95%進軍美國的日本企業都能獲利,也全都是拜美國消費者的公平公正所賜。
  即使是在1980年代日美貿易戰爭的極盛時期,來自全美各地的邀約還是不曾間斷。
因為至少當時的美國還有一種「想聽聽日本方面的反駁」的態度,而對於這樣的美國,我也能無所顧忌地暢所欲言、秉筆直書。
有很長一段時間,在麥肯錫這個擁有數千人的組織中,我個人發表的文章就佔了整體對外發表論文總數的50%。
雖然我也有出版很多日文的著作,不過都不計算在內,這裡所指的只有英文的部分而已。
正因為如此,我非常感謝美國的寬容,也非常信任美國最基本的“自律神經”。
  無法批評美國的日本  對向美國說「再見!」一事深有所感的第二項原因,則是源於日本問題的愧疚之情。
我在80年代時就深感日本的政治必須有所改革否則將前途無望,所以在從事管理顧問的職業生涯中,也藉由『新.國富論』或『平成維新』等著作提出改革日本的訴求。
不但對於實際政策進行了相當程度的考察,還曾經提議83項法案(『新.大前研一報告』)。
然而,這些提議卻慘遭政客盜用,被拿來作為競選的標語,而這也更如實地反映出官僚方面的中央集權本質已經越來越無可救藥的現象。
日本不光只是沒有天然資源,人力資源的素質大半也都停留在20世紀工業化時代的水準。
21世紀所需的全球化人才無論在質或是量上,都開始大幅落後於美國、EU、BRICs、北歐各國等。
  另一方面,過去表現非常優秀的官僚也因為職能被細分化的緣故,都變成了小小的螺絲釘,在整個體制都呈現疲乏的狀態下,國家大事當前卻完全無法成為一股引爆的力量。
政治家們更是不用功,讓人完全不敢期待他們在新世界版圖中的構想能力與談判能力。
  譬如「少子高齡化」問題,與其說在街頭巷尾引發不小的話題,不如說已經構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
只要看2025年的年齡構成圖就能一目瞭然,問題已經嚴重到了讓日本都快要不成一個國家了。
別說是從事看護的人,在一般企業工作的雇員也將嚴重不足,甚至連警察、消防隊、軍隊等需要年輕體力勞動的職業都會發生短缺。
現在的日本因兼職與派遣的裁員而引發了話題,然企業一但受到媒體的指責就只會將就業機會轉移到海外去而已。
換句話說,日本根本沒有一位為政者可以預見10年、20年後的未來。
  在這樣的日本出生、成長、老去,亟欲做出什麼改變而發起了『平成維新會』等組織,但卻什麼也無法改變的自己,怎麼還有臉批判美國呢!這種愧疚的心情就是我無法乾脆地對美國說「Goodbye!」的第二個理由。
  不過,藉口就到此為止,關於但書裡的「……直到你回來為止」,我最後還是想補充幾點我個人對於美國復甦的條件與建議。
共有三項。
  (1)向世界道歉  (2)成為世界的一份子  (3)告別戰爭  以下將依序說明。
  歐巴馬最初應該給的「兩的道歉」  (1)
向世界道歉  就如本書中所詳述的,過去8年間美國犯下了兩個大錯。
布希總統雖然承認了這兩項過錯,但至今仍未對造深受其擾的人道歉。
  其一就是以攻擊阿富汗、佔領伊拉克做為對911的反擊。
自己單方面地就決定要打倒海珊,並且還把世界各國都拖下水。
拒絕支援或是猶豫不決的國家都遭受到美國單方面的厲聲撻伐,只有日本這種勉強予以協助的國家才得以無罪釋放。
如波蘭、澳洲、英國等這些忠實順從的國家,當發現阿富汗、伊拉克根本就沒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時,就必須在內政上做出犧牲,贊同美國的當事者就會慘遭驅逐。
總之,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以片面的認定,讓許多人飽受池魚之殃,慘遭殺害、受傷,生活毀於一旦。
「呈報至自己面前的資訊並不正確」這種說法實在令人讓以接受,「沒有了海珊,現在的伊拉克比以前好太多了」這樣說法也未免太過片面。
  不過就讓前總統布希在回憶錄裡道歉吧!現在這應該是歐巴馬總統上任後的第一件工作。
就如同前述澳洲總理陸克文的例子,歐巴馬應該在就任後第一次演說中謙虛地承認歷代政府所犯下的過錯並表示歉意。
透過這樣的方式,相信也會讓世界各國都理解到這是美國以自己國家的實力為背景,在外交政策上的大轉變。
  而且,歐巴馬還必須在演說中說明美國那裡做錯了、為什麼會犯錯、為什麼發現了卻未能改正、要如何補償受害者等問題。
然後也必須說明今後美國是否一如既往持續「對抗恐怖份子之戰」的政策,或是要轉換方向,還是要停止,而新的方向與方針又為何(與後述第3項提案也有關)。
如果是對林肯總統心神嚮往的歐巴馬總統,應該也能像林肯總統當年在南北戰爭時為南北互相憎恨的歷史劃下休止符一樣,發表一篇憾動人心留名青史的演說。
  另一個道歉,則是關於金融危機。
美國應該要想起的一件事是,他們在1990年代持續要求日本「別將肇始於日本的金融危機散播至全世界!」,最後甚至要求日本國民支付330兆日圓(前日銀總裁福井俊彥所承認的日本國民負擔總額)的帳單。
這也是前任總統捅下的簍子,結果又輪到標榜「改變(CHANGE)」的歐巴馬總統要收拾殘局。
  由於「肇始於華爾街的金融危機」,2008年9月至12之間全世界所喪失的財富總計高達3000兆日圓。
這足足是911時崩塌的世貿中心建築成本(5000億日圓)的6000倍。
換句話說,4個月之內,美國每天向全世界“出口”
規模相當於50棟世貿中心的損失。
雖然損失了多少人命難以釐清,但如果光換算成金額的話就會是這樣的結果。
  也有計算指出為了救助這些損失,美國政府所要負擔的金額至少是第2次世界大戰4年期間支出費用(360兆日圓)的3倍以上。
美國將次級貸款貸放給不應該貸放的對象,再將其與其他金融商品混合在一起,經由證券化的手段轉變為小額債券,再由自己國內的信用評等公司擅自將其給予AAA的評價,並銷售至全世界。
相信這個金融商品會獲利的人購買之後損失了大量的資產,讓各國陷入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這很明顯就是美國政府(SEC、財政部、FRB等)未善盡監督責任。
當中國產的餃子與玩具中出現了有毒的黑心商品時,高喊「非中國製」(China-Free)的美國竟也淪落到這般即使全世界高喊「America
Free」也無法吭聲的狼狽下場。
  然而,現在的美國若無世界各國的幫助,經濟情勢將無法好轉。
所以美國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並道歉,就是爭取各國協助的第一步。
就如同過去高伯瑞(John
Kenneth
Galbraith)教授曾就1929年世界大恐慌進行反覆的分析並發表研究結果一樣,美國政府也有必要分析、釐清此次金融危機的發生原因、問題所在、如何防止再次發生、世界各國要提供何種協助才能使美國儘早恢復等問題。
進一步來說,在這些分析中,就如同我在本書及雜誌等處曾經提議的一樣,最好能強調以下幾點:  (a)創立能夠提供1000兆日圓規模世界流動性的機構  (b)建構IMF的世界性匯兌防禦系統  (c)設立流通於全世界金融商品的品質保證認定機構  美國如果能先道歉,然後再重新請求全世界的協助,不單只是EU,相信連日本、中國、俄羅斯、波斯灣合作委員會(GCC)等都會提供援助。
這兩個道歉是關係到第2項提案的前提條件。
  ...看全部
图书标签Tags
大前研一,策略性思考,美国,管理
下载链接

美國, 再見?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